首页 > 淘吧 > 正文

注销APP为何还是那么难

核心提示: 一些平台拒不履行义务,反而用主导地位设卡,颠倒了权利与义务,要求用户提供各种证明来配合平台。
一些平台拒不履行义务,反而用主导地位设卡,颠倒了权利与义务,要求用户提供各种证明来配合平台。 近日,新京报记者对微信、微博、支付宝等35款APP进行了能否注销账户的测试,发现摩拜、饿了么等21款APP应用内没有注销选项;快手、花椒直播等APP的注销需用户提供手持身份证照片等多种证明;微博需要满足7项条件;拼多多、QQ的用户账号无法主动注销,饿了么客服虽承诺“5日内进行注销操作”,但5日后只是解绑了手机号,本应注销的账户依然存在。 很多人都有换手机号的经历,如果想要注销APP,避免手机号换主人后的信息泄露风险,往往面临着注销难的局面。对平台而言,让用户知难而退,保证了用户数量的稳定,还能继续维持对用户数据信息的占有,所以往往会提高注销门槛,同时尽可能降低注册难度。 新京报记者所实测的这些APP,有不少是热门的大平台,它们与日常生活联系相当紧密,用户在平台上积累了大量的个人信息和消费数据,这些都成为互联网上的痕迹。 对于数据痕迹,国外很早就有“被遗忘权”概念,要求科技公司应用户要求删除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中国的法律亦不乏相关的规定,《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明确要求,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账号的服务。 此外,《网络安全法》也规定,个人发现网络运营者违规收集、使用其个人信息的,有权要求网络运营者删除其个人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敲打那些设置注销壁垒的平台,工信部在今年年初回复网友提问时,也曾经进一步强调,“工信部强调明确,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在用户终止使用服务后,为用户提供注销账号的服务”。 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有工信部的回复,为什么诸多APP甚至一些热门大平台,也缺少完善注销通道的动力,甚至根本不提供注销途径? 违法成本太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与平台的维权机制有关。这些互联网公司因为跨区域的线上属性,用户遇到无法注销的问题时,往往不知去哪里投诉。用户们可能会拨打平台客服,但这等于是把问题推回给了平台自身来处理。 再者,现有的法律法规都没有明确,为用户提供注销账号的服务具体要遵循怎样的流程。所以,同样是提供注销,有的APP可以一键操作,但像新京报实测的微博还需要满足7项条件,快手甚至还得要用户证明“你的手机号是你的”。 其实不管是个人信息法律法规,还是工信部的回复,权利与义务的逻辑关系都是很明确的。只是在现实中,一些平台拒不履行义务,反而用主导地位设卡,把权利与义务的关系搞颠倒了,要求用户提供各种证明来配合平台。 这种不对等还体现在信息的不对称上——哪怕用户注销了账号,个人隐私信息是被平台销毁了,还是平台继续保留,用户依旧无法知晓。 注销难本质上是互联网行业用户隐私保护脆弱的缩影。法律有必要进一步明确,APP不仅要提供明确的注销通道,还得尽到配合的义务,而非设置各种壁垒;同时,对于罔顾法律法规的平台,在完善投诉机制的同时,不妨提高惩罚力度,让漠视用户隐私者付出应有的代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赵文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