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两孩”政策实施至今已将近一年,全国各地按照新政降生的“二孩宝宝”也越来越多。不过,根据全国多地反馈的数据,与新政出台前的“谨慎”相比,公众对生第二个孩子的反应,却未如预期中的“热烈”。有地方卫计委的官员坦言,提出再生育申请的单独夫妇,比预期的要少很多。7月10日,据国家卫计委计生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透露,截至5月31日,全国提出再生育申请的单独夫妇共有27.16万对,已批准的有24.13万对。也就是说,提出再生育申请的单独夫妇,仅占符合条件的2.5%。单独两孩落地的第一年,明显“遇冷”。
除了经济上的压力,也面临着时间和职业的考虑
“尽管我也想过再生一个女儿,但综合考虑下来,还是不敢再生了”。广州30岁的王小姐符合“单独两孩”政策,夫妻二人都是普通工薪族,目前与公婆同住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由公婆帮忙照顾3岁的儿子。家庭每月的主要支出除了房贷就是儿子的各种花销。“如果再生一个,休完产假又要重新适应工作,两三年内都不可能全身心投入工作”,除了经济上的压力,她也面临着时间和职业的考虑,她更大的担心是难有时间陪伴和教育好两个孩子,所以最终决定放弃生第二孩。类似王小姐这种状况,在单独家庭中为数不少。算完经济账,再算时间成本、精力成本,很多人在是否生“二孩”的问题上,望而却步。
由于生育意愿的降低,即便政策放开,生育率反弹的可能性也很小。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指出,从政策出台后各地没有做出热烈回应的情况看,中国已经掉进了超低生育率陷阱。他指出,传统的“人口负担论”、“人口压力论”根深蒂固,长期主导着对中国人口问题的判断和治理,如果不转变这种观念,“抢抓”二孩红利,很可能等到全面放开,也没有多少年轻家庭愿意生了。“现在中国要担忧的是生育率继续低迷,而不是生育率的反弹”,穆光宗认为即便全面放开二孩,实际生育率也很可能低于1.5,而国际上通常认为总和生育率2.1才能达到世代更替水平。不少学者持相同观点,呼吁应尽快全面放开两孩政策。
随着社会的发展,只要政策制定符合人口自然规律,执行上也遵循人性化,人口暴增的担忧没有必要。
有学者担忧放开二孩的步子走得太慢,而错失最佳的“二孩红利”时期。站在政策制定者的角度,注重生育政策的谨慎稳妥当然必要,现在就来评判单独两孩政策也为时尚早,但是其背后的缘由,应该引起重视。对各地一年来单独两孩的具体实践,应该有针对性地进行样本分析,进而讨论全面放开两孩的可行性。多名专家指出,鉴于现在中国人口形势的转变,全面放开二孩是一个必然的方向。杨文庄也公开表示,尽管什么时候全面放开二孩,还没有具体时间表。但随着人口发展态势、经济社会发展的变化等,中央对人口发展、生育政策会继续作出调整。